looks007

香港每年都發生不少「衰十一」的新聞,今年最轟動的「衰十一」新聞應該是《6男女童匿長洲東堤 兩男「衰十一」》。六名少年男女在長洲東堤租住渡假屋,其中兩對少年情侶因曾發生性行為,被警方揭破,並以「衰十一」罪名拘捕。事隔差不多半年,相信不少港人已經忘記了這篇小新聞。但今天,我希望重提這篇小新聞,令讀者可以再思青少年的性權問題。

性權是否人權?
人權是在現代社會中,每個人都應該平等享有的基本權利。性與愛是人類的重要需求,同是也是人類的基本權利。為什麼社會要遏止某些人的愛,甚至是性?先談愛的方面,愛的形式可以是多元的,不論是異性的愛、同性的愛甚至是雙性的愛。即使社會隨着歲月成長,社會風氣仍然未能完全開放,Gay、Les仍然是一種負面標籤。當然地,青少年之間的愛,或多或少仍被中學、家長禁止著。
繼愛之後,我們不能不談及性。在香港的保守風氣下,香港的性教育仍然比較落後。不論在學校、在家長之間,大部份都會極力遏止兒童及青少年談及性。但不去談論,是否代替他們沒有需要認識性,甚至是性需要?

「衰十一」的罪名
在現今的社會,不少人高呼着男女平等的口號,但在法律中,又是不是真的能做到男女平等?在香港現時的法例下,法律條文讓市民清楚知道自己的法律權利。「衰十一」全稱為《與年齡在16歲以下的女童性交》,條文提及「任何男子與一名年齡在16歲以下的女童非法性交,即屬犯罪」。但為何一名16歲以下的女童,在法律是對性沒有責任能力。同時,在性權的問題上又會不會出現了年齡歧視的問題?同時,在不少控告「衰十一」原告未必是由女童自願去當這個原告人,哪誰又有資格可以代表她,讓他們可以代表女童去控告被告?

主動的雨傘
回看這件事件,當男女雙方是自願發生性關係,為何法例會主動去保護女方?法例並沒有從雙方的角度出發,只是單方面遞出一把主動的雨傘,強求地保護女方。也許當時是陽光猛烈,女方已經塗上了一層太陽油,希望曬一曬太陽,但父母卻強迫她必須隱藏在一把雨傘下。在現實中,雙方雖然不足16歲,但他們已經做足了保護措施,在發生性關係反被揭破,最後女方被保護在法例的雨傘之下。

看到這裡,也許很多會人說「他們還年少無知,知道自己要什麼?知道愛是什麼?」。香港人就是這麼自相矛盾,我們可以接受14、15歲的學生在學業上知道自己的需要,卻不能接受他們在性愛上知道自己的需要。

檢討「衰十一」的法例
若果法律只站在道德的高牆上,沒有將青少年的感受、自主性納入考慮。這樣只會令更多青少年不敢把自己的性需要說出來,令他們的性關係深藏在地底之下。當他們遇到性的問題時,亦不敢與別人傾訴。

在個人立場上,我認為「衰十一」的法例需要檢討,同時亦需參考其他開放國家的法例。例如加入考慮青少年的感受和自主性,在法律之中亦考慮雙方是否互相同意,避免一些青少年無辜背上「衰十一」的罪名。

回應此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