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oks007

Katy 成功通過三個月試用期,公司的同事們說要請她食飯慶祝一番。當天放工後Katy先回家換衣服,她趁著可以穿便服見同事的機會,打算穿上背心短褲來展示自己的身材。她自信滿滿地走進卡啦OK房間,除了幾個相熟的同級同事之內,較高級的經理B都在房間裡,開頭也感到有點不自在,因為自己和他不熟悉,隨後她見其他同事跟他對話甚歡便放下戒心,盡情享受這個慶祝派對。

Katy 本來不太善長唱歌但喜歡猜拳和喝酒,所以她大部分時間都坐在沙發上跟同事猜拳喝酒,不時附和拍子舉手搖擺,擺出一副淘醉的模樣。喇叭揚起熟悉的前奏,幾乎所以同事都湧到螢幕前又跳又唱,剩下Katy同經理B選擇坐在沙發,眼前的屁股遮了大部分的螢幕,Katy的眼前變得一片昏暗,也沒有為意經理B走到她身邊坐下,直到她感受到大腿上突然有一股暖意,才發現經理B已經貼近自己,還毫不忌違把手放在大腿上。


她立即移向旁邊坐,「你做咩啊!」經理B跟著她一起移動:「避咩啊,你著咁短都係想比人摸姐。估唔到你平時收收埋埋,原來身材咁好啊,皮膚又滑,怕咩醜,黎啦!」


經理B一手捉著Katy的膊頭使勁地把她向自己拉,另一隻手撫摸著Katy的大腿內側,還向Katy的耳邊輕輕吹氣挑逗。


Katy越是爭扎,經理B就捉得越緊,她無法推開他,唯有大叫不要和放手,但任她再大聲都只是無聲的吶喊,房間裡都充斥吵鬧的音樂和歌聲。人群前是歡樂的氣氣,人群後是絕望的呼叫。他們根本留意不到背後的事情,人群的腰間滲出微弱光線照到二人身上,讓她看到經理臉上的淫慾和放肆在自己游走的手,像是在提醒Katy她被侵犯的事實。


「你啲皮膚真係好滑啊,不如你做我女朋友,以後係公司咪有我睇住你,你都想快啲升職嫁嘛。」

Katy默不作聲,只是一直用力推開經理B。

 

「你唔洗驚啦,我諗你都已經濕濕地,今晚黎我屋企好無?」

這時候,Katy的確感受到自己下體有濕潤的感覺,內褲也被沾濕了,她開始懷疑自己,想著身體的反應和心裡的反應怎麼會不一致。

 

再過了一分鐘,開始有同事開始轉身想坐下,經理B才停下來,但仍然搭住她的膊頭。同事回一頭看到二人親密的畫面都裝作沒看到,找其他位置坐下。羞恥的感覺佔據著她整個身體,她無法再忍受經理的目光和同事的冷眼,說了聲「對不起,我先走了。」就奪門而出。

 

她離開後立即致電男朋友傾訊,但是男朋友的回應令她更心寒。

「你著到咁都預咗比人摸啦,你仲好意思打黎話我知。再講呀,公司啲活動係咁嫁啦,比老闆摸吓掂吓好正常姐,如果可以升職既又無咩所謂呀,你唔好大驚小怪啦。」

 

掛線之後,她一想到其他同事都會像他男朋友一樣想法,就開始害怕上班,不知道如何面對同事們的目光。在回家的路上,她一直在責怪自己,都怪自己穿著太暴露,也有想如果那晚沒有應約就好了。

 

同意的迷思

經理B撫摸Katy的時候,Katy感受到下體濕潤並且感受到羞恥,是否身體對外來的觸碰有反應就代表願意呢?答案絕對是NO!身體對外來的觸碰有反應大多是自然的非自主反應,跟因為膝蓋受到刺激所以小腿會提起一樣,這是身體因應外來的刺激而作出的反應,不是由腦袋自主的。

 

陰道開始濕潤有分泌讓性交時的痛苦減輕,好等過程可以順順利利,這是不是象徵的現象。即使身體準備都不等於你當時是同意可以發生性行為的,意願上是抗拒的就已經是不同意,跟身體的反應沒有關係的。經歷過性侵犯的女生會懷疑自已和責怪自己的身體,以為自己終歸都是想發生性行為的、是淫蕩的,都是自己的才會讓人誤會,這些感覺會延續傷害和把傷害加倍。

 

「預左嫁啦」

大家都會覺得一些舉動就是會誘人犯罪,例如:

「著得少預左嫁啦」

「著得咁性感預左嫁啦」

「同人去飲酒預左嫁啦」

「上人屋企都預左嫁啦」

「玩得交友apps都預左嫁啦」
 
總會有人認為女生需要有隨時被人性侵犯的心理準備,只要著得性感一點、跟朋友親密一點就會容易被侵犯,男人會按捺不住的,所以是女生這樣做不對。

 

「臭雞」&「勞資糾紛」

Katy的男朋友和經理B同樣都有向Katy說如果接受了就可以讓工作更順利,有前途的保障,跟「鮑鮑換包包」的道理一樣,總會有人認為女人喜歡用身體換錢換前途,也把她們的身體看成工具當作交換條件。如果她們跟人有親密關係就是用身體交換想要的事,所以明明是非禮或強姦等事情,女生都有可能被稱為雞、雞咪又係雞或是臭雞等,認為她們一開始是有目的和自願,只是「交易失敗」才會告發對方,這也被當成其中一種「勞資紛」。

 

「沒反應才要害怕」

很多人都會認為女生應該要以別人受她吸引而自豪,侵犯者也是欣賞才會對女生有衝動,便出現這些「沒反應才怪」的問題。看到吸引人的女生有反應沒關係,但是這些反應並不可以用來合理化性侵犯的行為,因為有衝動不代表可以肆意地行動,這不是對女生表示欣賞的表現,而是不尊重的行為,不論是對男生或女生也一樣。

 

說話帶來的傷害

其實這些留言在網絡上比比皆是,甚而有人會親口說出來,就像Katy的男朋友對Katy說的話,會對受害者造成二次傷害。別在傷口上灑鹽,性侵犯的案件不應該由受害者去承擔的,受到侵犯的女生聽到可能會反過來怪責自己各種的不是,好像在延續傷痛一樣。在怪責受害者的不小心的同時,施虐者更應該負上責任。與其在說被動者的不是,如不把重點放在主動者的動機呢?另外,每次看到有關性侵犯的新聞報導,可以先評估一下報導的準確性,不是所有新聞都會報導事情的全部,總會有被放大縮小的內容去提升可觀度,不要就此作評論。

 

回應此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