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oks007
新界東醫院聯網於9月12日公佈,從今年10月開始,威爾斯親王醫院的性別認同障礙診所(簡稱性診所),會開始集中為全港性別認同障礙症患者提供精神科評估及醫療服務。筆者剛巧當天下午從英國參加會議回港,未能及時回應傳媒的查詢。對部份正在排期希望接受性別重置手術的跨性別人士來說,可謂遲來的春天。
筆者於2004年首次接受性別重置手術評估一站式性診所服務時,性診所還是一條龍服務。精神科、心理科和其它服務都主要集中於瑪麗醫院,對於部份求診者來說,可能在地理位置上較為不方便。不過,對於TA們更重要的,是一批對服務這個群體有心有經驗又專業的醫生,以及全面的配套服務。自2005年性診所因資源分配問題及部份主診醫生先後退休,結束了多年來提供給全港有需要人士的一站式服務,至今事隔11年,終於在不同團體不斷與醫管局溝通,及部份有心的醫生推動下重見光明!
在這11年當中,包括筆者在內於評估這條路都或許受了不少苦頭。數年前散落一地的求診者,在各個政府分區醫院的精神科門診,都可能被勸退過或被敷衍過。當然醫生們有時候也是無能為力,因為上頭不給予資源,也沒提供配套,就什麼都做不來。後來有些比較有心的醫生,開始自已研究,上網找相關的資料,又找其他醫生及同事商量,希望能夠幫助到這群渴望改變性別的人士。2008年開始有醫生與服務跨性別的團體,包括筆者服務的機構接觸 ,研究及收集更多的數據,希望將評估及手術都集中於威院,期間多次聽聞樓梯響,但最終都未能成事。
性別重置手術從評估開始,到完成手術,需要經過多個不同專科的評估、檢查或所謂的治療,歷時最少2至4年。集中的一站式配套服務對求診者非常重要,而醫院亦相對較容易為醫護人員及前線同事提供技術及性別友善培訓。以現時預計求診人數二百多人來算,一站式服務亦有助其延續性發展,長遠亦減低成本。
除了以上的各種關注外,筆者亦希望這個一站式服務會讓醫學界更深認識跨性別者的需要,而不是以醫療專業(筆者不想用醫療霸權去形容),去決定一個人是否適合改變其生理性別,是否適合擁有改變身份證明文件上性別記號的入場卷。
多個國際權威組織包括聯合國在內,已於近年發表聲明或更新文件指引等,指出任何一個人都有權去定義自己的性別,而非通過專家或政府的評估,或任何強制性的手術。群體中有不少跨性別人士因為身體問題或不同原因,不適合進行高風險的性別重置手術,而現時入境事務處的行政指令規定,更改身份證性別必須完成整個包括性器官切除及重建的手術,對於部份不適合進行高風險手術的人士,就唯有默默去承受每天因性別帶來的麻煩與傷害。性診所的整合只是一個遲到的起步,希望政府能急起直追,為有需要的人士提供更人性化的服務。

回應此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