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oks007

「做咩成晚望住我?啱啱岀黎玩唔使咁怕醜坐埋一邊喎。傻仔,你咁樣無女溝架。」

這夜是我第一次到酒吧消遣。作為一個家境一般的大學生,辛苦兼職了一年,總算是有了一定的積蓄。但令人無奈的是,原本打算買給另一半的關島旅行package ,都於三小時前正式失效無用。

因為我没有時間陪她,

而且窮。

一句「我們不適合,你給不了我想要的,我們未來不可能一起生活的。」為兩年的感情畫上了句號。對了,這樣的一句,來自whats app,乾淨利落。

當初明明於中學時受盡家人打壓,我們還約定好一齊升大學,然後自由戀愛的。

三小時後,我坐在酒吧中。

身邊的朋友早已大聲喧鬧,都說今晚所有的花費不用擔心,他們在。我感動之餘也覺得好笑,待會兒在離開的時候,還清醒的,應該就只有我吧。

大抵是怕我寂寞,朋友各自找了很多女姓朋友,坐我身邊的她,黑絲,貼身裙,瘦弱到好像快會倒下來,偏偏上圍卻逼人,整體來說..……有點像芭比。

坦白說,雖然對她無興趣,但有人關心一下自己的感覺的確不賴。

嬰兒肥的臉,小酒窩,但整個人很纖瘦,臉色潮红,滿身酒氣。眼神已經開始没有焦距。一直在吵吵嚷嚷。每個人注視著她的事業心,卻沒人留意她的同在,明明她已經把內心交了岀來。

我突然覺得她很可憐。

開始有人包圍她了,她咯咯地笑,又乾了一杯威士忌。

桌上已經有好幾個空瓶子,她自然地倒在我的懷內,長髮有洗髮水的香氣。我鼻子癢癢的。

「喂,你送我返去好無,我一個人住,係太子。」

『成晚得你無抽我水,我今晚最大嘅水就一於俾你抽!」

我默然,笑了笑,有點訝異她的直白,雖然她說這兩句話的時候,眼角有點淚光。大概是喝多了吧?

於的士內,她一直靠在我的肩膀上,喃喃自語。我記得,剛好「她」也是住太子,是一種提示?我應該去的方向究竟是?

她牽着我的手準備下車,我緊了緊自己的掌心,輕聲說了一句,對不起,早點休息吧,晚安。

我請司機駛向了始創中心。

「力,係我,我係你樓下,我想重新追求你一次,可以嗎?」

「因為我愛你。」

回應此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