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oks007

「政治正確」即是對弱勢群體或敏感題材避而不談或一味盲撐,因為生怕被人指責為打壓弱勢的一份子。比如外國左膠,對於穆斯林難民於歐洲不斷作惡只懂不斷詭辯為「非所有穆斯林都是壞人啊!」這確是事實,但問題在於壞的穆斯林已經對歐洲各國造成極大困擾,這不是大愛包容就可以解決的問題。

女權膠很多時候也迷信政治正確。舉例說Kardashian家族,明明整個家族的女人就是盲從於父權下的審美與對女人的刻板印象來生存,但若我在外國網站上提出此觀點,女權膠只會大力指責我,「女人不應再貶低其他女人!」「你這樣貶低其他女性是助長父權!」「女人何時才懂得不打擊其他女性來證明自己更優秀!」「她們喜歡怎樣你沒有權干涉!」然後就會越來越滑坡,把我說成希特拉了。不過香港媒體不如美國媒體一般吹捧Kardashian家族,為使大家好好了解,容我拿香港一點的故事再說明。

 

Kardashian家族

Kardashian家族


我約了Snow下午四時於咖啡室短敘。多年不見,我難得放假從外國回港,她主動邀約,我也好奇想見如今的她。

四時二十分,她遲了一點點到達。她鼻子高了許多、臉頰尖了許多、妝濃了許多,我幾乎認不出她來。頂著一頭長髮,就是一貫網絡女神s的模樣。

「Sorry呀Nicole,你知啦,三點前個太陽好毒嫁,女人唔可以黑嫁嘛,我咪遲咗出門口囉。」

我望著自己的小麥膚色虛偽地回答:「唔緊要啦,我頭先都遲咗少少先到。」

於咖啡室坐下後我點了一杯綠茶Latte,她點了黑啡。我還未開口寒喧,她就開始口若懸河地說話。

「哈哈,黑啡冇糖唔怕肥,咖啡又可以減肥。你唔好睇我咁白,唉,keep得好辛苦嫁。女人一定要白嫁嘛,一白遮三醜呀。夏天都要著長袖同長裙,又要戴帽,三點前太陽猛又唔出得街,避太陽真係好麻煩。但鬼叫我係女人咩,唔白就唔靚。我以前都黑過,黑到好似我屋企個菲傭咁,嘩真係諗返都慘。我努力咗幾年,終於白到,女人有咩值得自豪過努力過之後變靚先?有邊個女人唔想靚先?你知唔知呀,我變靚之後好多男仔撩我。真係膚淺,成日淨係睇樣,我一個月都唔知要拒絕幾多個。」

我霎時間找不到話題,行貨地答了一句:「嗯…咁你而家做d咩嫁?」

「我呀?冇呀,寫下blog咁囉,大部份都係男仔支持者黎嘅。講起就嬲喇,之前竟然有人抹黑我似政府個高官,係咪盲嫁?硬要話我同個冇血緣關係嘅人似,好唔尊重我爸爸囉。我明明就似樂壇天王多d。話我果個人仲要話我d fans係狗公,真係好唔尊重我同埋佢地囉。我唔介意嫁,連台灣女神咁努力都會畀人抹黑啦,我淨係覺得好唔尊重姐。我真係唔介意。拿我畀我個blog你睇下喇,你評下理。」

我聽得一頭霧水,接過她的電話。她的blog全部都是自拍居多,美顏模式調至最大,而且跟她真人有一定出入,也真的很像那政府高官…

「嗯,普通罵戰不要上心。」我實在詞窮。

「都冇睇過我個blog就批評我個樣,離晒譜嘅。」

但你的blog只有自拍啊!!!你就是賣樣貌啊!!!我會夏天去美國賞雪嗎???

我們繼續聊了幾句行貨,之後我借故先走了。這咖啡室的綠茶與咖啡索然無味,不過那綠茶茶包倒是挺精緻,我拿回家把它裱起來作裝飾也不錯。 


Kardashian家族大概就是Snow一般的人物,而Snow的控訴就是外國女權膠的控訴。

若果有女人的行為與女權主義嘗試打破的父權霸權抵觸,為何不能譴責?她們在迎合父權下的刻板印象啊!最可怕的是,像Kardashian家族般的公眾人物是很多年青女孩接觸到的女人形象。女權膠問心,她們甘心自己的女兒成為Kardashian家族般全依靠旁人認同來存活的人嗎?她們口說女兒想如何都是她的自由;但我可以肯定,Kardashian家族是她們最不想成為女兒的榜樣的人。有出爐不久的荷里活名人形象調查指Kim Kardashian(整個家族最著名的一個)是民眾投選最令人沒好感(the least likable)的名人。就因為Kardashian們是女性,女權膠政治正確地覺得女性無論如何都不可批評女性,才自欺欺人。

若果有政黨不斷敗壞自己國家的政治名聲,也理應受到批評吧?就算這政黨再怎樣年青,年齡也不是重點不是擋箭牌,缺乏政治才幹才是重點。正如當有人敗壞女權主義辛苦建立的一點成果,不論男女也應受到批評。女人確是應該自由選擇自己的外表與生活方式,但當她選擇別人的認同來作自己的生活方式,這還是她「自己」的生活方式嗎?女權主義倡導的自主還存在嗎?這邊努力興建,那邊盡情破壞,難道因為破壞者是女性破壞就不是破壞?

女性以取笑其他女性不符合主流審美的外表來強調自己符合父權下的審美與得到男人的認同,這當然不應該;但我批評Kardashian家族不是批評她們的外表,而是批評她們為何要look the way they look。她們只注重外表、才能就是沒甚才能、以整容手術調整自己至主流審美標準,但已誇張得不合比例(比如過度填充的嘴唇與臀部),同時又很避忌去承認自己動過手腳。若果她們只為自己那又有甚麼好避忌呢?別人認為自己有沒有整容真的重要嗎?整容不是因為自己喜歡嗎?

這種女性沒內涵沒個性、窮盡精力追求外表「完美」,甚至不惜把自己完全改造成不是自己的一個人以得到他人認同的形象,正是女權主義者鍥而不捨地想淘汰的刻板印象。有人把這種刻板印象復興,怎能令人不氣憤?怎麼不能批評?I am trying to break up the hegemony, and they are the embodiment of that hegemony!

 

回應此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