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oks007

那一年我十四歲,剛進高中。根據評估試的能力,我被分進了類似新生的數學精英班,其實就是兩年課程用一年讀完。

那個他是我們的助教。他比我們高兩屆,曾走過我們的路,並且高中第二年就讀上大學先修微積分,我們一群人紛紛稱羨。我亦特別崇拜有識之士。

整個學期下來,他盡顯自己的理科才能與幽默感,很快與我們打成一片。我呢,還是有一點靦腆,因為我喜歡上他了。他不帥、不高、沒肌肉,我純粹喜歡他的為人。我初次感受到喜歡上一個人的感覺。

好像是十五歲的一天,我透過朋友向他表白,而他拒絕了,但我們從此成為了很好的朋友。原來他也喜歡上一個女生然後被拒絕了。同是天涯淪落人啊。看著他的失落,我真想告訴他喜歡你的人會一直等。但我心裡很清楚,我永遠等不到。

我們班上連我在內有五個人與他一樣因為州試成績優異,高中第二年直接升上微積分。我們五個由於與他有共同處,因此有說有笑,他還繼續幫我們偶爾補補課。只要能與他相處我就很高興。

我有令自己喜歡過別的男生,但始終抹不去對他的感覺。高中第三年,我們五人升上微積分二,雖然他已畢業並考進長春藤,但他的家就在高中隔壁數步處,所以閒時常回來探訪;我們也依舊會寒喧打鬧一下。我為了保持他與我的友誼,從來沒有再表露過我的情感。

我與從前的他一樣是Robotics隊的成員,他有來看我們比賽替我們打氣。某次比賽過後我終於還是按捺不住,透過短訊再次表白。他依舊沒有答應,但我們從此成為兄妹。

轉眼間我們也將畢業了,我依舊對他念念不忘。我吃了豹子膽,請他回來當我的畢業舞會舞伴,他透過電話爽快答應。

 我完全忘記了舞會要配戴手花,但他原來已準備好與我的裙子顏色相配的手花。他在limo上替我戴上手花那一刻我真的心動得很。跳舞的時候我不停掙扎該不該吻他,但我最後還是沒有吻下去。

離開的時候已是深夜,我依傍在他的肩上,纏著他的手臂,不想放他走。到我回到家躺上床的一刻,我還是不想醒過來。

 

那天之後我們還偶爾有短聚,但我真的不想再沉溺於十四歲的時候,便漸漸跟他沒聯絡。現在若他站在我面前,我已不會也不能像那時純真地喜歡他,但他仍然是我心裡珍而重之卻又不敢碰的一部份。我由理科生變作主修歷史,我的理想由工程師變成從政。我變了很多,但高中最美好的回憶永遠在我心裡封存。

我在凌亂的雜物堆中找東西,翻到了已自然風乾、被我好好裝起的手花。我止不住的微笑,卻又一陣鼻酸;我趕緊把這乾花埋到雜物堆中,繼續找要找的東西。

回應此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