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oks007

慧晴(化名)今年十七歲,本應是大放青春光芒的年紀,但她卻跟同齡的女孩子不一樣。經已是四月天,她卻身穿長袖衫褲,慢步走進咖啡廳裡。

她剛考畢本年度的文憑試,本應是值得高興的事。問及她有甚麼暑期活動,她說她會留在家中,拒絕出席中學的畢業禮及畢業晚宴。

 

大胸部對她構成困擾

她說,女同學都會盛裝出席畢業晚宴,坦胸露臂,會拍下很多照片,而「自己知自己事」,不會輕易露出比較豐滿的上圍。現今社會都追捧玲瓏美,而她討厭這種天生的「優勢」,背後定必有故事。

過去幾年,同學都取笑她的身材,女的說她是「巨豐提子」或是「打假波」,男的出言侮辱她「我好想『揸』你個波」。起初她都當同學的說話為「戲語」,但漸漸,同學的行動亦進一步升級了。

 

同學對她的性騷擾行為

他們學校的校服是白色的,質地很透薄,基本上她穿怎應樣的內衣都不能藏起她的雙乳。「平時我都會穿冷衫上學,即使在夏天。但有次,有酷熱警告,我感覺自己快中暑了,所以在早會之前除下了冷衫。怎料我回到課室之時,有同學收起了我的冷衫,之後更有同學偷拍我,並把圖片分享到 SnapChat。」

同學如此對待她,試問誰人都沒法接受。她曾經就此事向班主任說,怎料班主任只是隨口跟同學說兩句,叫大家不要欺人太甚,就此結案。然而同學沒有聽從老師的話,繼續「說說笑笑」,愉快地渡過高中生涯。而她,卻要默默承受這一切「戲語」。最後一年,她每天就待在圖書館裡,從不出席老師的補課,也不出席任何班會活動。

終於畢業了,問她有甚麼感覺。她說:「終於解脫了。我以後都不想回到中學去了。我連畢業證書都會請家姐幫我拿,因為我真的真的真的很討厭他們。他們完全摧毀掉我的中學生涯。」問她會追究嗎?她搖搖頭:「學校都不理,我又可以怎樣呢?已過去了,我不想說了。」

有些你認為微不足道的言語和舉動,對一個人影響甚遠。性騷擾,又豈只是一兩句這樣簡單?

何謂性騷擾

性騷擾指「不可接受的行為」(Unacceptable actions),大致被分為類同騷擾 (Quid pro quo harassment) 及創造惡意環境 (Creation of hostile environment) 兩種。

類同騷擾指加害者要求受害者以性行為作為代價,交換特定利益,例如工作機會、升職機會、更佳成績等。由於任何人要求他人以性行為作為交易條件是侵犯他人人身自由的行為,不論是加害者剛剛向受害者提出性要求,或者是加害者與受害者已經發生性行為,都已經構成性騷擾。

創造惡意環境指加害者透過任何與性相關的言辭、表情、肢體動作,或是展示任何性相關的物品,從而令受害者有意或無意地感到不安。創造惡意環境比起類同騷擾難以成立,一方面加害者對於自身的行為構成騷擾毫無意識;另一方面,受害者也難以指出加害者的行為是否屬於創造惡意環境。於是,創造惡意環境的指控得以成立,只有當受害者向加害者表達由加害者行為所引起的不安情緒,而加害者一如既往地進行。同樣地,由於創造惡意環境也是一種侵犯他人人身自由的行為,故此不論受害者僅僅因此而感到不安,或是受害者因此而遭受實際利益或名譽上的損失,都已經構成性騷擾。

香港性騷擾情況

在香港,性騷擾個案會被視為性別平等問題處理,主要由平等機會委員會處理投訴、進行調查。

於2016年,香港平等機會委員會,他們共處理了262宗關於《性別歧視條列》個案,最主要為懷孕歧視和性騷擾。由2004年2014年間,投訴人的性別越八成半為女性。

性騷擾無處不在,可以在任何一處發生。早前,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公佈「八大」於過去五年共接獲29宗性騷擾投訴,當中以香港中文大學佔最多,共有9宗投訴。根據《性別歧視條例》,大學作為機構,有責任要採取措施,以防止性騷擾在校在發生。

根據教育局出版的《學校處理投訴指引》 ,中小學在處理性騷擾投訴時,學校其實需要參照教育局通告第2/2009號《性別歧視條例》(第 480 章) 的修訂」及平等機會委員會的《校園性騷擾 的問與答》處理個案。過去五個學年,教育局接獲四十宗由中小學通報的性騷擾個案,局方一直沒有規定學方必須通報局方性騷擾個案。

學校有沒有能力處理性騷擾個案成疑,一份由平機會於2013年所公布的《性騷擾:學界問卷調查》顯示,有47%(小學53%,中學43%)受訪學校都沒有制定防止性騷擾的政策聲明,主要原因是因為員工缺乏制定有關政策聲明的訓練和學校認為制定一套性騷擾的政策並非急需要去進行的項目。由此可見,本港中小學對性騷擾的認識十分薄弱,未必有足夠的知識去處理相關個案。

除了學校之外,職場也是其中一個經常發生性騷擾的場所。另一個由香港男士協會和香港文職及專業人員總會所做的問卷調查指出,有12%受訪者認為職場性騷擾問題十分嚴重,有七成六的人情願啞忍都不會求助。調查亦指出,過半受訪者表示工作的企業並沒有列明防止性騷擾的指引,尤其是小型企業。

參考資料:

Doerner, W. G., & Lab, S. P. (2017). Victimology. Milton: Taylor and Francis.Hanser, R. D. (2014). Community corrections.

立法會, 立法會政制事務委員會會議. (2017, April 19). 平等機會委員會工作進度及策略性工作重點. Retrieved from http://www.legco.gov.hk/yr16-17/chinese/panels/ca/papers/ca20170419cb2-1180-5-c.pdf

婦女事務委員會. (2015). 香港女性統計數字2015. 香港: 婦女事務委員會.

東方日報. (2017, April 27). 八資助大學5年29宗性騷擾投訴 中大9宗最多. 東方日報. Retrieved from http://orientaldaily.on.cc/cnt/news/20170427/00176_091.html

東方日報. (2015, May 17). 場受性騷擾 男佔三成. 東方日報. Retrieved from http://orientaldaily.on.cc/cnt/news/20150517/00176_071.html

 

 

回應此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