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oks007

廁所文是上一個年代的次文化,也很難說到底是什麼世紀的事情。在那個還沒有大哥大(現在已沒有人這樣稱呼手提電話了),沒有手機APP,沒有太多逍遣娛樂及消費能力的年代,普通市民都會盡力找到各自生存和發揮創意的空間。筆者在網上搜尋了一下,竟然是沒有發現!只找到小量有關「廁所潮文」的資料,甚是可惜!

廁格對很多打工仔來說,似乎是一個難能可貴之地,唯一能夠有的私人空間,讓自己好好的鬆一口氣及舒暢的地方,絕對是沉思與練功的清靜之地。漸漸地,公廁成為了基層市民特別是男性的文化領域,有人帶報紙書刊在裡面好好享受,閱讀增益後也可留給後來的讀者繼續享用,而且用光了草紙也不用太過慌張。這些愛好閱讀的朋友們也開始在廁格門上,留下TA們的印記,創作詩詞散文盛極一時,有比九龍皇帝更多的題材與產出。

在這個私密的公共空間裡面,沒有人知道你是誰,沒有人會知道是誰寫了什麼。但每一個剛巧路過的別人,在那個除了放鬆之外就無所事事的時間段內,有著相同的私密條件去閱讀別人的創作,實在比「真人圖書館」來得更加浪漫震撼。這些無名的文人,有些喜愛在創作時加上粗言穢語去道出自己的心聲與諷刺時弊,有些會罵人發洩或作樂,有些會刊登徵友的小廣告。其實廁所文不單單在廁所出現,廁所只是一個比較安全有足夠時間讓人發揮創意的地方。其實這類次文化,在那個年代亦曾出現在巴士背、公園長凳、升降機等的地方。

其實筆者今次本來不準備再寫關於廁所的題目,但未交稿前看到了香港大學的學生發展及資源中心的一個Facebook Page (Counselling and Person Enrichment (CoPE), CEDARS, HKU),於2016年8月31日刊載了新設立的香港大學首個性別友善洗手間設施,令我不得不繼續努力成為廁所公主!

事實上廁所絕對應該是一個性別友善的私密空間,無論隔鄰的是男是女或是跨性別,我們的需要都大抵相同。

回應此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