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oks007

今堂,我只跟學生討論一個字 —「性」。這班是小學六年級的學生,他們大部份,尤其是女孩子,都已經踏入了青春期。我寫了「性」字在黑板上,還未開口,就聽到我身後的學生開始竊竊私語。當我轉過身來,學生的表情都十分訝異。

「今日我想花十分鐘左右同大家講下『性』。」我笑著說。「老師,你講三級野!」胖虎急不及待的批評。我笑了一笑,回應:「我乜都未講,你就話我講三級野?」眾人開始用疑惑的眼神看著我。「我想問下,當我講『性』呢隻字時,你地會諗起咩?一人俾一個答案我,唔可以重覆!」

「月經。」某女同學很冷靜的回答。坐在她旁邊的富家小姐道:「暗瘡!」如是者,我得到了大概二十多個答案,當中包括:青春期、搞野、打飛機、夢遺、大波等等一切關於「生理的性」的詞語。想不到,過了十年,我跟我學生在小學學到的性知識也差無甚幾,都只在「生理的性」裡轉圈,沒有半點突破。當然,我調查的人口不多,也未必能作準,但在過去的數個月,我久不久都會跟學生討論「性事」,暫時都沒有一位小學生,又或是初中生可以給我一個刮目相看的答案。

但不要緊,我在兩年前,跟他們都一樣,僅認識性的冰山一角,皆因我們都是學習同一套性教育。香港性教育一直以來都沒有受到任何指引的約制,但倒是有一份1997年時編訂的《學校性教育指引》可作參考之用,辦學團體可以跟據辦學理念自行編制教材教授性教育。

很多學校都沒有專門教授性教育,多達四成中學沒有邀請認可機構到校教授性教育,大多數會在通識課、生物課、體育課由課任老師教授相關學術知識,又或是偶爾請其它團體駐校辦工作坊,或甚至請社工在周會簡單地說說入門性教育就作罷。有些中學,尤其是有宗教背景的學校,則對性教育隻字不提,又或是不斷恐嚇學生到底婚前性行為、未婚懷孕到底有甚麼壞處便當是一門性教育。

我中學的時候,除了護苗基金來過我校講解非體、如何拒絕發生性行為外,就沒有上過任何一堂獨立的性教育課。我校的性教育十分零碎,分散在不同學科裡:生物老師面紅赤耳的教授如何戴避孕套;體育老師派發衛生巾和陰部清潔劑的試用品;通識老師叮囑我們千萬別進行婚前性行為,還列出很多當未婚媽媽的壞處。然而我後來的性知識,都是在網上、看小說,又或是耳濡目染的學回來的。

性事只是性的一小部份

body1

在過去的性教育裡,我們主要接受的都是「生理的性」教育,內容主要圍繞保護自己的方法、青春期的變化、性行為、性病,還會偏向放大性行為的那一部份,過份著重於做與不做,甚少觸及比較深入的性議題,例如性傾向、跨性別、性小眾這些具爭議性的話題。

1600-genderbread-person

說明性別、性別表達、生性性別及性向的圖

 

事實上,這些所謂的小眾題材對於學童的自我探索來說極為重要,尤其是當學生在成長的過程中,發現自己「與別不同」時,由於缺乏相關性知識,因而陷入對自我身份危機。與此同時,「主流」學生若對性傾向未有充分的了解,或會因而誤解了性小眾,甚至批評他們,達至兩敗俱傷的局面

性的範圍何其大,又豈能以數小時就能說清?我們不應該忽略社會上的各性議題,例如性相關的政策討論,例:同性戀婚姻、性傾向歧視法、社會中的性別定型,例:瘦身廣告中對女性美的要求、女性於家庭中的角色定位。這些討論是有意義的,是必須的,皆因很多人對性的概念都很模糊,亦對性小聚、性工作者等等人士都一知半解,而誤判了他們。通過這方面的討論,我們可以釐清一些重要的概念,促進這方面的理性討論,籍此打破傳統的框框,推進社會性文明。

世界的性教育

big_thumb

根據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國際性教育指南(International Technical Guidance on Sexuality Education)【留意:是 Sexuality Education 不是 Sex Education,兩者是分別的。Sex 僅指生理的性;Sexuality 在生理的性以外,則著重非科學研究,例如政治、社會中的性】,全方位性教育(Comprehensive Sexuality Education)是應該根據學童的年紀、文化而制定,提供各方面準確的、真實的、非引導性的資料,教授性與關係的相關知識。全方位性教育能提供機會讓學童了解他們的價值觀、態度及學習作出判斷、人際之間的溝通。

我十分認同這種性教育的方向,教育者在教授這些關乎到價值觀及文化的知識時,是應該持開明的態度讓學生討論及了解性資訊。他們可以支持,可以反對,可以存疑,重要的是的弄清一些資訊,澄清各種感受和價值觀,提倡降低風險的行為,而非像以往某些學校教授性的方法 — 只提供一方面的論證及一味兒恐嚇學生(例如:未婚媽媽要面對的問題、性行為或會有愛滋病)。

這種性教育的模式是地域性的,畢竟每個國家的步伐都不一樣。例如中國的教授重點為家庭教育、生育健康,肯亞著重於成長與性成熟(sexual maturation),而越南則著重於生育健康與人類免疫缺陷病毒(HIV)的避免方法。

指南雖強調了性教育是要根據當地文化和宗教而調整的,但並非代表會全盤依照當地的習俗而教授學生,因為有些生理性知識、避孕方法等是世界性的,是資訊性的,每一位世界公民也應該學習。

我認為這種性教育依舊是保守的,因為性小眾、性別認同等相對敏感的議題仍未被包含於核心的性教育當中。但對於要衡量到底甚麼是世界性核心性教育,我仍然未有一個確實的方向。

我理想的香港性教育

我曾經幻想過,若然我有機會從政,或是成為了性教育的權威,又或是只是個普通市民,我會願意花盡一生爭取全民香港性教育。
 

性教育是必須的。我眼見很多香港人對性仍然有很多誤解,因而對其它人作出無理的指控。就以同性戀為例,很多人士都聲稱自己反對同性戀,但實際上,他們根本對同性戀一知半解,或者根本從來沒了解過,只是道聽途說,卻因此而憎恨同性戀者。

他們當然可以反對,可以討厭,我尊重他們的決定。但在這之前,我想請他們了解清楚,再作出判斷也不遲。

教科文組的方向是可取的,比現今香港的性教育「先進」得多,若說到要怎樣實行,那必須從長計議,也不可能只是我一個人的事,我也沒能力獨自完成這件事。

原諒我還才疏學淺,現階段僅能撰文參與論戰,又或是在演獨腳戲。但在我有生之年,我仍然想盡力爭取全民香港性教育。

 

 

參考資料: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性教育網站:

http://www.unesco.org/new/en/hiv-and-aids/our-priorities-in-hiv/sexuality-education

回應此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