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oks007

又到了每年一度讓人又愛又恨的節日,

與其出外被餐廳的「情比金堅情人套餐」狠狠搜刮一筆,

我寧願親自下廚,以心思換取愛人的芳心。

 

特地從Ikea購入的蠟燭、瓷器餐具,把飯廳的一角裝潢得像充滿歐陸風情。

香煎魚柳、黑松露大蝦沙律、爵士樂再加一瓶泡妞必殺武器Moscato D’Asti 2010,

我對是夜的晚飯十分有信心。

 

「Cheers!」

我面前的美人也隨著我的話語舉杯,送我一個傾國傾城的笑容。

 

Nancy化了比平時濃了一點的妝,胭脂讓白皙的肌膚多了一點櫻紅。

Mascara把本來靈動的雙眸顯得更有神。

 

女主角身穿深藍色珠片晚禮服,外披黑色透視披風,在矇朧的燭光下閃閃發亮。

修身剪裁把她S形身段展現無遺。

當然最吸引眼球的是那低胸V領下,

隨著呼吸緩緩起伏的山丘,以及約隱約現的淡啡色乳暈。

身為一個男人,我也是會坦承自己對乳房的愛慕,特別是對Nancy的猶甚。

 

酒酣耳熱,我把藏於身後的小盒子緩緩取出。

「情人節快樂!」

那是一隻女裝鐵達時腕錶,以Nancy的敏感細膩,一定會懂我的意思。

 

Nancy接過後,輕輕拆下絲帶,把盒中之物拿出。

「仲Time is love啊?好老土啊你!不過算你啦…」

「鍾唔鍾意?」

她嬌羞的低下頭,「鍾意!」

「回禮呢?」

 

我以不懷好意的目光打量著Nancy,

她立刻察覺到我的動機。

 

「丫!你個衰佬丫!…咁…你合埋眼數十聲先。」

「不如直接黎啦?」

「你唔聽話就咩都無~」

此刻哪有我選擇的餘地?只好乖乖順她意。

「一…二…三…四…五…十!夠喇!」

 

眼睛張開之際,便發現眼前人已消失了。

這是哪門子的法術?不留半點腳步聲,可能是被Careless Whisper的色士風掩蓋了。

 

此刻我發現地板上多了一件黑色披風。「你都幾鬼馬!」我心想。

 

我彎身把披風拾起,又發現睡房門前是Nancy的一雙高跟鞋。

沿路而至,Nancy已經在床上慢慢把深藍色長裙的拉鏈退下來,

露出雪白的雙肩,撩動我心頭的慾火。

 

此刻,毋用多話。

 

我上前抱著她的腰,把唇對上,以最溫柔的方式與她濕吻。

舌頭在她口中遊走,亦不忘以雙手輕掃她的玉背。

 

Nancy身軀抖了抖,表示我正中她的敏感帶,是時候更加深入的進攻。

 

我小心翼翼的把手放進她胸前,由乳房最外圍開始,指尖以三分力打圈輕撫著。

Nancy的反應如我預期一樣,她早已把雙眼閉起,享受著這個過程。

突然,她傳來一個眼神,示意我把她的長裙脫下。

 

僅穿著粉藍色喱士內褲的嬌軀傳來陣陣幽香,是她那至愛的Jo Malone。

已經挺立的乳頭真是讓人垂涎,可是我沒有心急一口咬下去,繼而以手指逗弄她的乳頭。

 

「嗯…嗯…」陣陣的呻吟像是催情藥一樣刺激著我的神經。

我終於按奈不住,以嘴巴輕啜她的乳頭,再以舌頭時緩時急的挑逗。

極為敏感的乳頭像是Nancy理智的最後一道防線,雙腿亦不由自主的慢慢張開。

 

我再以舌頭游走於Nancy身上,輕吻著她的腰、小腹、鎖骨、又再次回到頸部,順道給她一個吻,Nancy報以一抹笑容,如同煙花般燦爛。

 

似是得到共識,我開始埋首Nancy的腿間,她的下體有一股女性護理液的清香。

從小腿輕吻至大腿內側,舌尖到達陰核的瞬間,Nancy發出高亢的呻吟。

我再以舌尖不斷輕抵她的陰核,頭部前後擺動的動作仿如啄木鳥,

找到最敏感的位置再使出我的「摩打脷」加速挑弄。

Nancy當然不敵我的攻勢,爽得腰也彎起來,淫叫聲連綿不絕,淫水亦不停湧出。

 

本來我想再次展示我的指插絕技,但Nancy並沒有給予我這個機會,因為她早已飢渴難耐。

此刻面色紅得像火盪的她朱唇微張,妖媚的雙眼和淫聲浪語早已讓我血脈擴張。

她從床上走下來,為我脫去衣物,把我熾熱的陽具掏出。

 

我最喜歡女人於適當時候主動,這也是其中一個我和Nancy如此合拍的地方。

Nancy從陽具下方接近蛋蛋的位置開始舔著,陽具隨即跳動了一下,也把她稍為嚇了一下。

 

「你個小文文丫!生猛過游水海鮮喎!」

「都係因為你太正姐!」

平時或者我會開玩笑說句「含啦八婆!」,此刻無謂破壞氣氛。

 

Nancy的口交技巧在我的調教下果然日趨熟練,猶以一招「緊緊含住前端,再以舌頭在口內於龜頭上打轉」的絕技,把我吹奏得欲仙欲死。最後再給我來一個「深喉」,龜頭頂在她的喉嚨「吊鐘」上,良久才把陽具吐出。

此時Nancy眼泛淚光,讓我頓時心生憐意。

 

居高臨下俯視女人為你口交的情景,其滿足感好比一國之君手執千軍萬馬,在城牆上俯瞰江山一樣。

床上就是性愛的戰場,此刻我猶如已征服世界。

 

期待已久的戲肉終於來了。

我把Nancy來個公主抱放她上床,較好位置,先以傳統男上女下的姿勢進入她體內。

Nancy相當配合地找來枕頭墊於其腰下,並把雙腿抬高,好讓我能以最佳角度抽插。

默契如此,全靠6年來所積累所得。

 

酒精的催使下,Nancy的下體比平時更濕,基本上毫不費力就把剛硬如鐵的陽具放進去。

 

「我~愛…啊!!!~你!」「我都愛你啊BB!」

此時此刻這兩句肉麻說話竟變得如此理所當然。

 

當一進一出的過程由慢變快後,Nancy的陰道已經濕得一塌糊塗。

我由起初的隨意抽插,轉為九淺一深的規律,連她呼吸的節奏也掌握於我操控下。

 

「啪!啪!…啪!」「嗯…嗯…啊~~~~~~~~!!」

 

整個世界就只剩下我和她。

整個空間就只有彼此的味道,彼此的呼吸聲、呻吟聲,以及交合處那淫穢的聲音。

 

約百來二百下後,我把她其中一隻腿抬高,另一隻放下,換個方向進攻她陰道的兩側;

同時亦得以空出一隻手,貪婪地抓著那對上下擺動著、大小剛好的33C乳房。

以兩種姿勢抽插了幾十回後,該換我躺躺了。

 

當Nancy騎乘在我跨下之上時,

一邊肆意以雙手玩弄她的乳房:推、逗、捏、揸、夾;

一邊看著她欲罷不能的樣子,

如此樂趣,怎能不成為我最愛的體位之一呢?

 

體力回復了幾成,我拍拍Nancy的屁股,示意這次該換她的至愛 — 狗仔式。

 

順手一摸,方知原來Nancy的淫液已流至小腿,並已濺滿了我的床單。

不打緊,這張床除了用來睡覺就是用來和她做愛的。

 

我抓緊她的腰,剛放進她體內便馬上不留情的全力抽插,

我只想把我對她的每一分佔有欲和渴求,

化成每一下抽插,

狠狠地告訴她我有多愛她,愛得難捨難離。

 

「嗚…啊!我愛~你啊!老~公!啊!啊!啊!….嗚…嗚….」

 

平時她一定會叫我別內射她,

可是那一夜她卻沒有說。

 

理智突然告訴我,她過兩個月就要動手術,不適宜懷孕。

最後我還是拔出來…

 

……

 

把滾燙的精液一滴不剩的全射在螢光幕裡她的臉上。

 

我輕按滑鼠,把這個早已沒有更新的、不屬於我的面書關掉。

 

我把沿著電腦螢幕緩緩流下來的精液拭乾了,

 

卻一直沒有拭乾,這四年來沒有間斷過的淚水。

「老婆,情人節快樂。」

 

<<完>>

回應此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