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oks007

去年此時,羅生門鋪天蓋地,天地間盡是一聲聲歎息一句句惋惜。一年過後,電話隨機聽著羅生門,看著前度發來念念不忘的歌詞,我再一次苦笑,真是罪過。

對於前度,有人會懷念,有人會遺憾,有人帶著恨,有人會心痛。我非典型的港女,對感情善忘得很。有次朋友提及前度,我花上數秒才回過神來,「噢,好似真係有呢個人存在。」然後我又得花上半天才能憶起有關他的畫面。老實說,我像是《無痛失戀》(Eternal Sunshine and the Spotless Mind)中的主角,將一切與舊戀情有關的記憶全部清洗掉。唯一有分別的是,電影的主角想盡辦法逃避痛苦,而我,是痛苦逃避了我,幾乎每段感情都是零痛苦地分手的。(題外話,這部電影值得港男港女一看再看,是當代失戀哲學電影的經典作,重看十次,比看十套旺角活地亞倫的電影獲益更多。) 很多男生們在批評港女冷血無情之前,請花點時間理解女生分手時及分手後的想法。

女生講分手,大多數都不會講出真正原因:她不愛你了。男生就請留給自己一點尊嚴,不要細問原因。因為你只會得到「我好累」、「性格不合」這些敷衍了事的答案。你以為有改變就有轉機,可惜你不是奧巴馬,你憑著一句句change也是徒勞無功的。就算模彷香港01,來一句「是時候改變了」,相信我,也是無補於事的。Change或者Yes, We Can 的口號就留給下屆特首候選人啦。做人最緊要知進退,分手的哲學也不過如此。

迷戀蔽眼才給美化,但其實真懂得我嗎?對於前度的念念不忘,我一笑置之。他以為筆者愛過哈囉吉蒂,對不起,令他失望了,我不愛了。至於他,抱歉,我也不愛了。他說我以前明明很喜歡甚麼甚麼,那又如何?他不也是我以前喜歡過的嗎?傻豬來的,在這個光怪陸離、選舉要經政治審查的香港,除了分手已是既定事實外,任何事情都是有可能劇變的,你不可能再「想當年」、「談以前」來挽留對方。現實中念念不忘,未必有迴響。

說起POST-分手ISM,就是夕爺填的《失憶蝴蝶》那境界。分手後的女生,其實其實,真的真的,不想不想,你再出現在她生活裡。寧可一思進,莫在一思停,一路向前不是甚麼美德,自以為當個悲情暖男,分手後仍然噓寒問暖,關注她在社交網站的舉動,對她來說,是痴漢式的疲勞轟炸,直接倒扣二百分。

分手後的禮貌,就是不打擾,重拾自己的節奏,你有你的生活,她有她的忙碌,回頭就當作初次遇見。有一種幸福叫忘記,所有前塵往事,恩怨情仇,就聽夕爺的勸喻,回頭像隔世一笑便算。相濡以沫,不如相忘於江湖。

別以為提出分手的那個就是虧欠了對方,誰也不欠誰的幸福。

注意事項:文章只供參考,分手情況因人而異,敬請幸福。

回應此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