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oks007

二零一六年的同志遊行在大雨滂沱下落幕,可惜雨後還未見彩虹,香港的同志平權運動仍未有重大的進步。

當日遊行隊伍中,不難發現有一群年青人,高呼「唔理係男係女,鍾意就去」的口號,高舉各大專院校的旗幟,結集在一起,無懼風雨,堅持走畢全程 — 他們是大專同志行動 Action Q。

大專同志行動 Action Q 於二零一四年三月成立,是一個跨院校的同志平權團體,旨在推動校園和社會成為同志友善的環境,主張以行動實踐理念。他們的成員來自不同院校,由一班對同志議題感興趣的人組成。

 

於逆流中尋同行者

 

香港大學教育學系畢業生鄧欣,為上屆計劃的主席,於三年前加入大專同志運動。在過去三年,他最印象深刻的是每年都看到有更多想了解同志議題的朋友加入。每年十月,他們都會舉辦大專同志平權訓練計劃,以招募新成員及提供訓練予有興趣的學生。

同志議題於香港仍然是比較敏感的議題,在參與同志運動的路途上,他們難免會被人冷眼對待。鄧欣表示,Action Q 裡某些幹事是暪著家人參與活動,要把相關的單張、衣服等藏好,生怕被發現。

另一位就讀香港教育大學英文教育學系的 Action Q 幹事 Iris 反映於教大的性別議題討論空間比較狹窄。去年他欲在學生宿舍裡張貼同志遊行的海報,但卻被宿舍舍監直指其宣傳品會引起其它同學不安。他認為香港的教育界對性別議題都比較保守,教大作為香港的師訓學校,師生有這種反應也很正常,但不代表我們可以容忍這些事。然而在過去的同志遊行中,也有數十個同學主動參與。作為學生同志平權的主要參加者,他表示身邊有朋友很佩服他有能耐參與社會運動,這讓他很有成功感。

 

大專生看香港同志運動

過去二十年,香港不少組織致力爭取同志平權,這條路滿是曲折。雖然同性婚姻議題冒起,亦有政界、娛圈名人出櫃,令更多人關注到同志議題,但似乎同志平權運動依然停滯不前,仍未有重大的變革。

Iris 表示期望看到同志遊行會有突破,停止嘉年華式的抗爭。他認為香港的同運未見月明,還有很多人會對同志有誤解。

問及鄧欣對香港同運的看法,他表示看到很多前人為了香港同志平權努力,同性戀去刑事化,肛交合法年齡改為十六歲等等。他認為現時香港嘉年華會式的抗爭、名人的出櫃,能夠令同運有更多媒體報導,但同時亦有些比較草根的團體亦在默默耕耘。大家都向著同一個方向進發,或許各組織的抗爭方式未必一致,但卻能拼湊一幅多元、美麗的圖畫。鄧欣同時亦提議,每個同志,每個人都可以發起小型抗爭,由個人出發,去推動香港同運。

 

大專同志行動不止爭取同志平權

Action Q 不但參與香港性別議題的討論,還會關注社會上不同社群,他們會與不同團體合作,當中涉及外傭等議題,希望能夠團結社會邊沿的人,推動各種運動的進程。

數年前開始,學生組織開始介入社會、政治運動,而 Action Q 本身是學生組織,亦是性別團體,因而可以結合學生與同志的身份,將學生運動的光譜拉大。Action Q 參與過雨傘運動,亦爭取過普選。鄧欣覺得在追求同志運動的路上,不能單獨的討論同性議題,也要回應社會上其它的民生議題。

學生於同運的參與,將性別平權運動延伸至更廣泛的少眾,一同推動香港同運。我們期待這班未來的主人翁能在同志平權的途路上走得更前,讓彩虹高掛在雨後的香港。

除夕夜的煙花墜落,新一年來臨,但願香港的同志運動能有新的發展。

回應此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