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oks007

白色的天花,白色的光管。

我看著鏡中的女孩,臉上的肌肉僵硬,而且臉色發白。

難怪他一直都不愛我,

但偏偏,我有了他的孩子。

 

一個月前,我已經懷疑,姨媽怎麼一直不來,只是我覺得,不會那麼碰巧的。

我呆呆看著驗孕棒上的positive , 我知道,他一定不會負責任,責任感三個字從來都和他無關。特別是我們已經分手,剩下的只有性關係。

我只是,很喜歡他抱我,然後由他進入我。

我想他。

我想觸摸他。

我要停學,和家人交代,要準備找床位,要考慮誰照顧孩子,我畢業後找工作會不會更困難?

我覺得自己很賤。

 

我該和孩子如何解釋為什麼他/她 没有父親?如何解釋他/她來到世界?

他/她會不會恨我?

我該不該…..殺了他/她?

如果我令他/她來到這個世界只是受苦,那倒不如……

我可是為他/她好啊!

不然我該怎麼解決這些問題!我一個女人還沒大學畢業也不是什麼專業人士!我爸一定會打死我的!他和他的那個女人早就想趕我走。我是知道的。不然,那麼多年我不會身上那麼多傷痕。

不愛我,為什麼要生下我?

媽媽和別的男人跑了,不是因為我啊……

除了墮胎之外,我還可以怎麼做…….

 

 

我畫好眼線,望一望自己。

低胸貼身裙,喱士邊胸圍,黑絲。

他最喜歡我這樣的打扮的。

難得有個朋友說,今晚有個酒局。

我決定,要為孩子找一個爸爸。

反正只要我腿張開,他們一定會爬上我的床。

男人,都是一樣的。

 

 

我早就猜到,由我到達酒吧開始,所有人都只看著我胸。

那種眼神,我很熟悉。

自如的喝下三杯威士忌,啊,是有點頭暈了。

我扭動著身體,一個一個地貼著不同的男人坐下。

男人都是白痴!

我開始感到頭暈,趁亂,我大聲說:我要真愛!身邊嘅人呆一呆,哄然大笑。高呼飲杯!我咯咯地笑,又一杯。身上總感覺有不同的手在游走。
我找到了目標。他整晚只是自己不斷的喝悶酒。朋友說,他是今晚的主角,一個失戀的可憐蟲。樣貌,挺清秀的我估計。

「做咩成晚望住我?啱啱岀黎玩唔使咁怕醜坐埋一邊窩,傻仔無女溝嫁咁樣。」

我靠在他的肩膊,故意用胸壓他的手臂。他有點不自然。應該不太有和女人相處的經驗吧?失戀就對了,用我的身體發洩,然後,照顧我和孩子吧。

反正,我是為了我的孩子好。

最少,這個丈夫,是我自己選擇的。

「喂,你送我返去好無,我一個人住,係太子。」

「成晚得你無抽我水,我今晚最大嘅水就一於俾你抽!」

他好像有點覺得不可思議。是的,每個人都帶有目的才對。我找替身,付出肉體。他找肉體,付出青春。我没錯!

於的士上,我一直低頭,喃喃自語。他應該以為我發酒瘋吧。

我其實只是一直說:「對不起……」

和孩子說,

和他說,

和自己說。

 

一下車, 我牽着他的手,他突然說:對不起,早點休息吧,晚安。

聲線很輕,很溫柔。

我呆呆望着的士離去,突然很想吐,我於深夜街頭,吐得死去活來

視線,偏偏卻很模糊,原來,我連一刻的溫暖,

都不配。

回應此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