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oks007

「你問我這種時候最快賺錢,又賺得多的是什麼?擘大對腳比男人屌囉。」老表說時整理一下胸罩,我剛好看到她黑色蕾絲胸罩內藏不住的34D肉球。在我看到那帶點紅的乳暈時,不禁害羞起來。

的確,好像沒有不好色的男人。「有邊個男人唔咸濕架?差在點咸同幾咸啫。我唔似得你讀咁多書,我琴又冇學咩都冇學,但我都要生活,我都要搵錢。我副偈幫到我咪用佢囉。」說時,她緩緩地從塗了桃紅色雙唇噴出一縷煙,靜靜地看著遠方,就像想著那個不再愛她的前男朋友,有點茫然。那個他現在到底還記得她嗎?記得她為了他,狠狠的借吸毒減掉20磅,把自己扮成他喜愛的那類女生嗎?我知道老表心中已有答案,而我只是坐在旁邊默不作聲。

17歲是還未成熟的年齡。但這一年,她經歷了被背叛、被關進警署臭格、失戀、失身,吸毒,還有援交。我還記得做English news cut裡有一篇文章說一個援交少女被「恩客」在玩SM時勒死了,我說如果我是那可憐的女孩一定會在意識到這男人會發瘋,而且會拿生果刀一刀斬掉那個嫖客的子孫根再掉到馬桶沖走。老師看了我的功課叫我redo, 她還給了我這樣的comment:Fluently written but you shouldn’t have written something filthy or violent. Being a prostitute is just despicable.

Filthy? Despicable? 雖然我只是看到那些紅筆字,但我仿彿看見老師就在我面前罵我道德敗壞,甚至在教員裡議論紛紛,或者安排社工開case「關心」我。幸好,我要重做news cut只是小事,我在redo時選了人畜無害的環保議題,政治正確得很。但從此以後我對那個老師再沒好感。你,不過是個裝清純的綠茶婊。

「喂,你係咪黎緊想去grad trip但又唔夠錢駛?不如你接呢單野啦,呢個阿叔好好人。$2000,唔玩SM唔玩菊花,你幫佢起機,含幾下咁就得喇,唔駛屌閪。唔識我教你,你處吖嘛,第一次唔好比佢。」在公開考試完結後,正當我為著韓國grad trip費用而苦惱,一小時$40一日返五小時的part time根本不能令我在短時間內儲夠旅費,所以我有點蠢蠢欲動。

在表妹的「穿針引線」下,我拿了像水手服的套裝,和她一起看到那個「叔叔」。對方是個大約30歲的高個子,有點像在大台看過的三線男藝人。他看了看我和老表,跟她說:「你表姐?正wor,幾靚女,細細粒但有肉地。細細粒下面都窄啲。加埋你,正,3P。」說罷他一手把我拉過去攬著,一手把我的內褲脫下,正當他想把手指插進那小穴時,老表很從容不迫地說:

「喂,人地係處嚟㗎。你要處就加錢啦仆街。有處同你玩3P, 咁難得wor。齋摷同含就$2000,佢$2000,我做全套另計㗎。」

男子聽完,立即停止手上動作轉過頭來問候老表:「我屌你老母,加錢?等我仲稔$2000 3P咁抵屌,你老母你玩鳩我?」

「屌我老母?我老母我都搵唔撚到你話去屌佢?仆你個臭街你唔好以為自己摺摺地冇咩人識你啊,話晒出街都有人認得你。講好左$2000人頭計,呢啲皮肉錢都想扼鳩我?我依家錄緊音,點吖?屌定唔屌?頭先你連佢褲都除埋,都計錢㗎。講咗摸同攬都計錢啦,我電話有晒紀錄你想唔認啊龜公?」

結果一輪唇槍舌戰後,那男人把$1000掉到我老表面前,最後我們全身而退。在我們離開後,老表把太空卡從電話裡拿出來,塞到八達通卡套裡,換上自己原來的SIM卡。

「我都係做唔出。我哋由細識到大,我無理由咁樣對你㗎。記著男人就係咁,信唔過。」老表淡然一笑,然後把$1500塞到我的裙袋裡。「其實我之前用咗你張腳相吊狗公,有狗公真係聽我講話我媽病咗去睇醫生要錢,結果入咗$500比我。屌,好撚蠢㗎啲狗公。你好好去玩啦,畢業旅行又點可以咁寒酸。記著買份手信比我,我唔要泡菜㗎。」

不知道為什麼,那一刻我有點心酸。從什麼時候,一個天真爛漫的女孩會變成這樣?但她仍是那個小時候跟我一起談天到天亮的老表。我還記得小時候大家望著黏在天花板的螢光星星貼紙時所說的話。

「你長大後想做什麼啊表姐?」

「我?我想做一個醫生。我要醫好媽媽對耳仔。你呢表妹?」

「我想要一個屋企。裡面有我啦,有個錫我嘅老公,咁佢就唔會成日打我同我個女。」

「下?舅父又打你?點解見唔到傷口嘅?明明我媽上次已經話咗佢仲話要報警。」

「冇用㗎。啲男人個個都講大話。我原來嘅爸爸又講大話,呢個爸爸又講大話。默書左右倒轉字寫就一巴掌落嚟……」

當我遇上一個唔扼蝦條,唔打女人,對老婆對女兒很好的男人時,我一定會親口告訴你,這個世界其實還有希望,老表。

Tags:

回應此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