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oks007

「抱歉遲到了,等很久嗎?」

「沒有啊,剛到而已。」老生常談的客套說話。

「嗯,那走吧。」她拉起我的手,向目的地進發—時鐘酒店。

明明地鐵站和酒店只是隔五分鐘的路程,但不安的思緒卻令五分鐘變得異常漫長。

因為這刻我甚麼都不是。

剛離開男校認識她時,她對我的熱情,豐富的身材,令人忘卻了她的男朋友。雖然無地方可處,只能在公園相擁;也因為總有忌憚,而沒有考慮要走到那一步,所以都安於這樣的相處。

忘記了是半年後的哪一天,內疚和背德的感覺變得太大,唯有作出分開的決定。

這天,她再找我談天,但明顯的弦外之音就是要上酒店。

一進房間,緊張地抱著她,反倒是她冷靜的微笑,弄得我也笑了出來。

平靜後,相擁著接吻,一段時間沒有接觸的雙唇,仍然是那個軟滑的觸感。豐滿的乳房仍然敏感,撫摸時腦海突然回想著之前的時光。

始終在房間內與在公園不同,第一次的肉帛相見,第一次那麼近的觀看女性祼體,一時間竟然不知道如何是好,想到的只有空白,唯有想著愛情動作片的情節來參考。

經過一輪不純熟的口舌及手藝,終於到最重要的動作。

忘不了進入的一刻,那是一種從來沒有過的感覺,帶著緊張地慢慢移動。

看似相安無事的情節,但其實越動就越不穩妥。

我是甚麼身份?

男朋友?不是。第三者?都也已經不是。在現在這一刻,我還愛她嗎?

不是。

對的,大家只是在沒有意義的時間,找沒有意義的人,在做沒有意義的事。

想到這裡,再看眼前陌生的人,身的陌生的房間,做著陌生的事。到底我在做甚麼?不行了,情慾和那裡都像洩了氣的氣球般,無可救藥地縮小。

累了,各種意義上。

躺在床上說點無聊的玩笑,嘗試去緩解氣氛,看看她有點失望的樣子。

那是損失了一件玩具的失望。

穿回衣服,付房錢,最後相對無言地回地鐵站,因為已經不知道說甚麼才對。

月台上不只有滿足到落淚,還有微笑說再見卻知道不會再見。

回應此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