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oks007

「就是因為一把年紀,還有甚麼好怕? 這樣(出櫃)也不過是表現死前的尊嚴。」,72歲的年長同志施魅力在第2屆《香港同讀文化節》於真人圖書館的環節中,與參加者分享作為銀齡同志的故事。他希望所有人都對自己坦誠,勇於面對自己,活得快樂、有尊嚴。

施指出雖然近年社會在「同性戀」議題上有更多的討論和接納空間,但有不少長者同志仍然選擇隱瞞自己的性傾向。他解釋由於四、五十年代時,社會不如現在接受對同性戀的討論。所以有不少同志朋友都會隱瞞自己的性傾向,然後跟隨主流思想,成家立室直至現在。當現在成了別人的老公、爸爸,甚至爺爺,要面對家人使他們更難走出來,去承認自己的性向。所以即使社會接受程度增加,也只好繼續隱瞞。

他回想以前雖沒有受家庭及社會的壓力所影響,也不會向家人、朋友、同事直接承認自己是同志。施坦言,直至現在母親都過世了,又覺覺自己一把年紀,才會大膽告訴別人「我是基的」。更重要的是,他相信這樣是在有限時光裡,拾回年作為同志的尊嚴。除了公開自己的性向,他現在亦會參與關注性小眾權益的遊行,為小眾發聲。他自信地說:「上街遊行同時在告訴社會,我享受作為同志,同志也一樣活得很開心。」

作為同志又作為長者,施魅力相信這兩個身份都沒使他在社會被邊緣化。反而令自己活得更有自在。現在,他甚至與時並進,跟上潮流,利用電話程式交友。他指,雖然電話程式可以輕易結識到新朋友或性伴侶,但他絕不會隨便交友,會要求雙方說清楚條件及對大家的期望。

蘇笑言年齡並沒影響他的『市場』 ,他試過結識年輕的「小鮮肉」。被問到有甚麼特質吸引「小鮮肉」,他自信地說: 「他就是就喜歡有皺紋! 所以放心,無論甚麼年紀都會有市場的! 視乎時間的安排,就會遇到對的人。」

年老同志除了使他活得更有專嚴,也令施勇於為同路人爭取權益。他曾在立法會長者服務計劃未來發展事宜小組委員會的公聽會中,爭取設立同志安老院,以提供性別友善的安老服務。他認為同志安老院比同志友善的普通安老院更能了解及照顧到年老同志的需要。因為他相信同志安老院的所有工作人員,包括清潔工人都會接納年老同志。同時,他明白要花上很長的時間才可以教育同一輩的長者接納同性戀。所以認為不如直接設立同志安老院,好讓長者同志在生命終結前活得輕鬆、無忌諱。

最後,他表示爭取同志安老院是他現在最想達成的心願。他雖然預計有生之年都不會見到同志安老院的出現,但他衷心寄望年輕人能為下一代的年老同志繼續爭取同志安老院。

回應此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