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oks007

友人阿詩外表斯文,說話總是輕聲細氣,眾人都以為她是個典型乖乖女。不過她卻總是刻意隱瞞一事:她很喜歡打鼓。有次她邀請我到Band房聽她樂隊的表演,我一直以為她會是個琴手,但到埗時才發現她原來是個鼓手。

 

原來她一直只敢暗地裡跟友人作樂,拒絕出外表演,連Facebook都不敢提及打鼓一事。 聽罷,我覺得很奇怪,於是就問個究竟。

 

「原因很簡單,也很直接。我媽媽說,女孩子不可以打鼓。她說打鼓是『男孩子做的事』,很粗魯。」她苦笑道。 我立即追問:「那你有沒有試過反抗?」「有,之前我中學時在社區中心偷偷地學,她發現後,就不准我再到社區中心去了。」「那麼誇張?」我不敢想像這種事竟然還發生在二十一世紀的香港裡,但又仔細想想,世界好像從來不缺這種「性別定型」的事。

 

早前楊千嬅的一則舊訪問被翻炒,她笑謂不准兒子喜歡Elsa公主,更怕他會喜歡粉紅色,入廚就會變乸型,引起眾人嘩然。這番言論徹底表達到香港社會主流的意見,與此同時,從港人口中的批評當中看到打破「性別定型」的一線曙光。其實喜歡甚麼也好,只要孩子開心就好。

 

另外我又記起去年年尾看過一則聯合國兒童基金會的報告,當中的數據顯示5至14歲的女孩比同齡男孩多花40%時間做家務,當中的工作包括清潔、煮食、照顧家人等。女孩子從小到大就被灌輸要「主內」的意識,到長大後也要照顧身邊的人,要細心、溫柔,仿佛這才能配合社會的女性形象。

 

男女定型,彷佛就從童年開始。自小男孩子要穿藍色,女孩子要穿粉紅色;男孩子要當王子,要英雄救美,女孩子則要飾演弱質女子,等待被王子拯救;男孩子要玩Lego、穿警衣,女孩子就要玩家家廚、抱假娃娃。家人、父母的朋友總愛送我毛公仔和Barbie,我卻通通不要。皆因我小時候愛扮警察,喜歡打鼓,參加童軍愛通山跑,從沒有受到家人反對,原來這已是大幸,因為可以完全的做自己。現在我也不是好好的?從這些經歷當中,我反而更清楚自己想要做些甚麼,去選擇自己的路,想要呈顯於人眼前的性別氣質。

 

說回阿詩,打鼓並沒有甚麼不對。我不見得她會因為打鼓而變得粗魯,我反而很欣賞她這種柔弱中的一點剛強。因此我鼓勵她跟家母分享練習成果,告訴她纖柔可以跟帥氣結合,闖出與別不同的天空。

 

每個人都有權選擇自己的方向,可以偏男性化,亦可以偏女性化,亦可以介乎兩者之間,沒有分對與錯。儘管社會上仍有「性別定型」的情況,例如人們會認為生理性別為女性就要穿裙子,要斯文,不可以粗魯,只可以做文靜的工作,但我們都可以打破這些定型,去自我訂「型」,為自己度身訂造一個獨一無二的氣質、身份,最重要要忠於自己。

 

沒有人可以替你決定你的路,唯有你可以。

 

 

 

 

 

 

 

 

 

 

 

 

回應此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