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oks007

每位男孩子在成長的過程中都必定曾接觸過色情片,觀賞過後或多或少曾幻想過自己成為片中的男優,與對手纏綿一番。不過,覆雨翻雲的想像不是現實,又有多少人能像阿空一樣說到做到?

「成為GV男優是因為想嘗試」
於台灣交通大學音樂所畢業的阿空,當被問及為何成為一位男優時,他就開始滔滔不絕的說起因由。阿空表示自己自小就對性十分感興趣,更希望能投身色情業。「我對色情業十分感興趣,也有想過當男妓,現在嘗試當GV (Gay video) 男優也算是一種體驗吧」。阿空沒有將拍GV看成一個職業,而是當作一次經歷,他希望在拍攝GV的過程中對日本色情片產業的運作有更多了解。而他的家人及伴侣也沒有太大反對,「家人雖然不支持但也沒有反對,而我想拍GV的念頭早就跟男朋友交待過了所以也沒有問題」。

阿空入行的方式十分簡單,只是把自己的祼照和性愛片段寄送給製片商後就獲得聘用。「我曾製作過自己性器官的模具,這個在歐美地區是十分普遍的但在亞洲就比較少見,可能是這個原因所以他們考慮我吧。」阿空也說這個亦反映了日本和歐美等國家在性文化上的不同。

男優的辛酸
色情片中的主角往往會表現中享受的模樣,而事實上又是否如此呢?身為同志的阿空也坦言在拍攝過程中並沒有太大享受。「很多動作也是看起來很有美感,但做起來卻不舒服」為了拍攝的影像效果更佳有很多動作都不會在平常性行為中出現的,雖然拍出來的效果比較理想但卻並不享受。拍攝過程又是否很辛苦?阿空則表示不會,「拍攝之前也沒有經過甚麼特訓,平常與朋友或者男朋友也會嘗試一些比較特別的姿勢」阿空又說,AV中的女優經常也要為一部戲拍一整天,而他自己的經歷通常一天也只會射精一次,因此體力消耗不算十分大。

談及薪酬時,阿空表示演出GV的酬勞比較低,男優一般也難單靠拍片的薪金生活。「若演出的角色是『零』,收到的酬勞一般也會比『一』的演員多 (編案:「零」為受方,「一」為攻方),也會有演員的酬勞是GV網站的點數,可以把片買下再轉售換錢」。阿空又說由於拍攝機會不多,通常兩三天才需要出鏡一次,所以大部分男優都是以男妓為正職。

說到拍攝過程中一件有趣的事時,阿空亦忍俊不禁。阿空笑說:「拍攝過程為一星期左右,其間劇組和演員一同居住,亦有一些職員負責照顧我們。有一個小男孩就一直負責照顧我們的起居飲食以及洗衣服等。而在拍攝的最後一天,最後一場戲是要到郊外拍攝,當時這個小男孩也有跟我們出去。而在到達場境後,導演才跟我們說當天是我跟他做對手!!」阿空指當時覺得十分有趣,想不到一個一直與自己生活多天的小男孩原來也是GV男優,同時亦反映男優的收入不高,不足以應付生活開支。

台灣的色情事業
阿空最希望的是利用此行的經驗去推動台灣色情業的發展。而在台灣,色情業有很多法律限制,阿空笑言自己修讀法律系的原因就是希望對色情行業的法例了解更多。「性交易在台灣是違法的,但人們付費去看你拍的色情片這樣又是否性交易的一種?希望將來台灣可以更開放地討論性工作」。阿空亦補充,不論性交易甚或至同性婚姻也好,他相信將來的法例可以提供更多改革和保障。

最後,阿空亦簡單總結了他成為GV男優的經驗。「日本的性文化十分開放,人們很願意討論性亦不會覺得尷尬」希望在不久的將來,香港對性的討論亦會變得更加開放。

回應此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