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oks007

「在每一場情欲與身體交錯的場景中,我可以找到自己。」

日光之下,她是個教師,是別人的妻子,是一個三歲孩子的媽媽。在別人的眼中,她是個保守派,過著中產生活,擁有一個美滿的家庭。很多人都羨慕她的生活,皆因她的丈夫視她為珍寶,也理所當然地認為她是連情感關係都得以滿足。

當夜幕低垂,她會稱自己為「蕩婦」,這是她引以為傲的身份,而「淫蕩」是她天生的個性。她透過不斷的出軌,去修補每日要精彩活著的傷口。

留戀在性欲世界

阿曼或者是個「蕩婦」,但似乎用「行動主義者」一詞會比較適合形容她。

在她結婚之前,她早已開始她的情慾、性慾探索之旅。她試過一夜情、群交、性虐待,參加過數場性愛酒精派對。

「一夜情最多只可以滿足一分鐘。」對於一夜情,她有她的獨特見解。她討厭一夜情;討厭去抱著一個自己毫不熟識的男人;討厭在「偽高潮」過後的肉帛相見。

「那一分鐘是你覺得好新鮮的 Magic Moment。但在那一分鐘過後,你會發現對方不過是個路人甲,還褪色過使用假陽具自慰。因為你至少都可以知道性玩具既功能。有時候我會情願自慰都不想隨便坐在男人陽具上面。」看來她的「淫蕩」,也不是隨便的。

從尋找SP(Sex Partner)到SL(Secret Lover):性愛以外的親密

從她參與群交、性虐待和性愛派對的經歷當中,她意識到自己不能只從高潮中得到滿足,她需要跟對手先展開一段靈性對話,知道對手是個怎樣的人。

有次她參加性愛派對,她跟一個新相識的男人愛撫。期間她突然停下來,因為她感覺「怪怪的」,總是覺得缺乏了跟對手的連繫感。那個男人沒有覺得失望,反而抱著她,跟她聊了一整晚,在追求性快感以外,同時也滿足被愛、被關注的渴望。

其後,他們偷偷摸摸的交換了聯絡資料,同時離開了性愛派對的組織,開展了一年的越軌行為。

「和他一起,我覺得自己很年輕,很有活力。」阿曼每每回想起當日的干柴烈火,還是會覺得津津有味。

那個男人是個普通的上班族,比阿曼年輕三年,為她帶來了再一次的青春。過去的阿曼,是個循規蹈矩的小女人,但她卻在時鐘酒店的床上找到了另一個自己。

沉淪在越界的快感中

那次外遇只是越界行為的首幕,其後她跟一位已婚學校同事發展出另一段性與愛的關係。有次他們在學校的教員室留到徬晚,那位同事走過來提議不如一起吃晚飯。其後同樣的情境重複的上演,阿曼喜歡在教員室裡跟他眉來眼去,偶爾在教員休息室來點肌膚之親。

單是這樣,阿曼就已經很滿足,因為學校在她眼中是個正經的場所,而她卻視那裡為遊樂場,感覺像少女在中學時期暗戀師兄,既害羞既期待,她總是想要更多。

終於在一個試後活動的下午,他們跑到去另一個區的廣場,肆無忌憚的在戲院裡愛撫。在映畫戲的微光下,他伸手觸碰她的乳房,除去她的三角內褲,忘掉日光下的身份和道德禮節。

「一切一切都發展得很慢。和他相聚的時刻,令我記起原來自己還是很有少女心,會期待上課,愛上每一個試後活動。」隨後的三個月,他們在酒店的 King Size 床上相愛,在浴沐更衣之後分手,然後各自回家當別人的好丈夫和好妻子。在每一次的性愛,她都能更了解自己,無論是身體上,還是心靈上都得以提升。

真的可以有性沒愛嗎?

每一次長時間外遇,對她而言都是對愛情和世界對性慾的框框的挑戰。「一來,我不喜歡吃『散餐』,相處得多難免會互生情愫。有時我會擔心我會愛上SP,但內心卻很矛盾。因為若然無半點好感,根本就沒辦法有感覺的高潮。二來,除了擔心會不會沉船之外,我還擔心這一切會令我的婚姻毀於一旦。我愛我老公,也愛我的女兒。」

既然她那麼重視對對手的認識,那她的丈夫理應是她的最佳對手。但她卻這樣說:「每次跟他做愛,我們都是做那幾個動作,毫無新鮮感。他很容易滿足,而我就一直沒辦法從我們的性關係之中得到性慾的滿足。但無可否認的是,每次完事之後,他都會給我一個充滿愛的擁抱。他的擁抱是無可取替的,因為佢比誰都愛我,我也愛佢。

性關係不協調,不是甚麼奇怪事。很多研究指出就算是夫妻,都未必曾敞開心扉,討論床事,更何況是坦白說出對性愛的要求呢?然而她如此的「任性」,又願意冒險尋找外遇,為何卻沒有勇氣向丈夫要求要一場怎樣的巫山雲雨呢?

「我嘗試過。但他到最後還是抗拒了我的性要求。他在這方面是個很傳統的人。」或者,想要一段協調的性關係比想象中難。但若然為了性的滿足而損害了她的家庭,又真的值得嗎?

「如果我老公無法忍受,那麼我們只好離婚。我愛他,但我不滿足於我們的性生活。我又會這樣想,現時的婚姻制度到底是否人性化? 據我所知,不只是我一個人會外遇,就算現在還未出軌的,滿腦子都可能充滿著對出軌的幻想。」這就是她對性和婚姻的解讀。

這個 #訪談 系列是我的新嘗試。我希望籍著跟他人的對話、他們的情慾故事、他們的經歷,以探索香港不同的性相關的故事。

回應此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