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oks007

青年新政游蕙禎昨日出席由理工大學學生會主辦的論壇,回應某操中國口音的觀眾時直言:「香港好多好嚴峻問題……就算我哋而家想去扑野,都搵唔到房扑呀!」

雖然她沒有直接回應觀眾的問題,但她如此言論也不是不無道理。

香港的土地問題一向嚴峻。香港寸金尺土,很多家庭都沒法「上車」,只能租住狹窄的單位,甚至劏房。現時香港人的人均居住面積數字,只有約140至150平方呎。但到底有多少港人是真的可以佔有150平方呎的私人空間呢?

若連私人空間都欠奉,那若想跟情人親密一下,港人又應該去那兒呢?

不少人都會選擇外出爆房,但爆房需要錢,普通時鐘酒店的入場費也要三百至五百不等,未必每對情侶都能負擔得起。

若要在公眾地方親熱,恐怕又要冒上被偷拍、公然指罵、網上公審的危險。

之前香港性教育會及家計會曾於2013年進行「性與城市空間」的網上問卷調查,當中只有16%受訪者認為香港有足夠的性空間;有7成受訪者曾想過在家中以外的地方進行性活動;超過8成受訪者則表示會到酒店、時鐘酒店或旅館做愛。

在香港如此人口密度高的地方裡,你做甚麼都會有途人作你的觀眾,還有不少道德戰士會主動為你拍下呈堂證供。若你只是情到濃時,忍不著舌吻你愛人,輕輕親撫他的性部位,都已經有可能被人公審。

每個人都有性慾,這點是不容置疑的。

但似乎很多港人都沒法擁有自己的性空間,只能在香港的屏風樓與劏房之間穿梭,在鬧市裡緊緊擁抱愛人,幻想與自己最愛的人神交,甚為可悲。

回應此文章: